RSS

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2019-7-1

但愿是个高智商宝宝,会自己转圈圈。

希望所有都是虚惊一场

希望你可以如期而至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七月 1, 2019 in Uncategorized

 

2019-6-10 长了妊娠纹

32w 搬了家,虽然行李都打包了,但是无奈杂物太多,还是记不清楚每样东西放在哪里,搬进新家好几天了,妊娠霜始终都找不到,看着肚子一天天变大,周末洗完澡拿着小镜子照了照肚子底部,竟然真的疏疏密密的出现了几条褐色的小虫,低落又恐慌,之前看到妊娠纹一旦长出来就无法退去,想着以后肚子上一直都会留着几条纹路,有点焦虑。

现在已经33w, 慢慢地也接受了肚子上的小纹路,这是宝宝努力长大带来的小印记,也是我生命历程中的印记,它并不丑陋,反而提醒着我每天的小变化小惊喜,告诉我宝宝曾经在这里长大,我曾经日夜陪伴着TA度过这珍贵的十个月。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10, 2019 in Uncategorized

 

2019-5-31 【转】from 一诺的奴隶社会-育儿

今天看到奴隶社会的推文,里面的很多观点我曾经设想过,也是很赞同的,但是之前不确定这样的教育方式是否真的如设想的那般理想,而一诺9年的亲测,似乎还是比较有效的。收藏,可以不时翻看。

宝宝还有2个月就要出生了,有点期待也有点害怕,最近宝宝长得特别快,肚子也越来越胀,希望最后的2个月也像之前一样顺利度过。

10个月的project 快要final presentation了,接下来就是个18年的大project, 已经(REALLY?)做好准备有各种挑战和挫折,希望最后是个happy result.

—————————————————————————-

一诺:当妈“20年”,才敢写第一篇育儿文

一诺写的 奴隶社会 今天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1868 篇文章

题图:我带着三娃在某科技中心的放映厅。经典场景,小电影放完,全都睡着。

2010 年我生的第一个宝宝。当他一个月大时,我把小东西放在提篮里,去医生那里做常规检查。第一次作为妈妈走进医生的办公室,感觉什么都是新鲜的。环顾四周后坐下来等待时,进来一个妈妈,带着 6 个月的宝宝也来做检查。我当时受到了巨大的视觉冲击,矮马,6 个月的宝宝这么大个!

 

现在一转眼,当初提篮里的那个一小包的肉肉,竟然 9 岁多了。

 

现在老大 9 岁,老三 5 岁,老二快 7 岁。要是作弊,把他仨的年龄加起来,我好像就有超过 20 年的当妈经验了,很吓人的样子。但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我很少写与做妈妈/育儿相关的文章,因为实际的心态是时常觉得自己很怂,很挫败。

 

大概两年前,在美国一个超市,老大特别神秘地告诉我:妈妈,你是个 microwave cleaner(微波炉清洗器)。我一头雾水,他就兴奋地拉着我到后面一排购物架,给我一指,就是下面这个东东。笑死我了。嗯,大家可以脑补一下我吼孩子的光辉形象。

所以挫败为主,信了吧。成就感不是没有,但都是偶尔和短暂的。刚刚悟到一些道理,似乎有了法宝解决某种问题,很快就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对老大明明有效的方法,对老二竟然不管用。对老二有效的,对老三也不管用!

 

虽然觉得自己挺差,但是也慢慢意识到,这种挫败的感觉,谁没有呢。

 

同时,只能自欺欺人地说,没有挫败就没有成长。虽然自我感觉很菜,孩子们对我总体满意度还是挺好的。这么多年下来,我工作忙,但在家里经常性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孩子最喜欢我(得意脸)。而且三个怪一起打,我也发现了一些共性的东西。

 

于是,我就想把这些年摔这么多跟头积累的经验,和往回看总结出来的重要方法,和大家分享。下面这些方法,亲测,对 0-9 岁都可以用。

一、讲道理,就是欺负孩子

 

衡量你做父母做得怎么样,其实有一个简单的标准:孩子和你在一起,大笑了吗?

 

孩子大笑,看着简单,但其实是极其 powerful

(了不起)的一件事,神经科学早有研究,这对孩子的大脑发育、心智成长都有巨大的正面作用。 

对我来讲,用这一条标准对比各种高深复杂的育儿理论,刹那间变得无比清晰,而且可操作性极强。

如何让孩子笑?

其实有方法,就是游戏力。我以前文章都介绍过,还有游戏力的作者科恩给大家的分享,可以看文章《游戏力就只是玩游戏吗?》,里面有我和科恩博士聊出来的“带娃妙招”(亲测对很多家庭都有用),还有我们准备的帮家长系统性学习游戏力的课程。

▲ 科恩和一诺。

当看到很多问题时,我们成人一上来的反应就是给孩子讲道理。

而最近我明白的一件事:讲道理,其实就是欺负孩子。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道理”并不是孩子听得懂的语言。我们讲道理的气势和语气,让孩子害怕和服从。但是他们很多时候并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或者让他们干什么。

 

那什么是孩子们的语言?游戏。

▲ 仨孩子拿地垫搭的“城堡”,然后自导自演的戏。

比方说要孩子早起,我们苦口婆心说准时是好品质,迟到是不好的,要早起;还有你看妈妈这么辛苦,起得比你还早,得给你准备早餐,所以你要早起。孩子是完全听不懂的。

但孩子们都迷交通工具,你不妨这样试试。

 

宇宙飞船要准备起飞啦!现在开始热身!

第一步,热身翅膀!从肩膀到手摸他们的胳膊,还有翅膀五个尖尖 (小指头)。

第二步,热身机身,开始旋转的摸小肚皮和背上。

然后,热身废水废气废物排放口(就是小屁股,热身的时候嘴里要念念有词,说哇好臭!也可以夸张点被臭的晕倒一会)。

第四步,热身起落架(腿,我瞎编的),开始摸两个小腿。

还需要热身十兄弟!(我叫他们十个脚趾头十兄弟),然后一个一个的摸过来,中间可以配上各种弱智瞬间,比方说一双脚数下来,数出了六兄弟。然后装作没问题接着数。孩子一般会笑你好傻……

最后热身小脸,热身探照灯!扒开他们的小眼睛。(这时候他们一般会忍不住笑)

最后,加油!然后假模假式的往肚脐眼那里,使劲吹气,发出放屁的声音。

这时候就都笑死了。然后就可以升空啦!(抱起来,起床了)抱到厕所里放废水!

上面这种小飞机游戏,看上去似乎费时间,但是其实,只要 5 分钟,而且节省了催促、灭了起床气、大人孩子都亲密开心。

类似的游戏可以有很多,只需要记住一个原则,就是你是蠢笨的那一个。

二、孩子提要求的时候,说

“当然可以啦!”

 

一个幼儿园做了 20 多年的老师告诉我,孩子一天至少要抱 20 次。

我看这个数远远不够,孩子都有肌肤饥渴(其实大人也是)。所以有机会就抱。抱的时候还要念念有词,说:妈妈怎么这么喜欢你呢!最喜欢这个宝贝啦!

再和大家分享一个抱抱游戏。

坐在沙发上,抱着娃,说我要煮个宝宝肉汤,仿佛两个胳膊是锅。抱着孩子晃啊晃。一个也可以,更好玩的是多抱几个(比方说有小朋友来家里玩的时候)嘴里念念有词,说这个汤怎么这么香啊!什么时候可以吃啊!

然后就假装睡着了,一定要打呼噜。这时候孩子们会偷偷溜走,但是你假装不知道,还在那里抱着俩胳膊,煮汤。然后你突然发现,大叫一声,啊,我的肉呢?!然后去抓她们。抓回来接着煮汤。如此反复,孩子永远玩不够。

 

这里延伸一下,加一个法宝,孩子给你提要求的时候,说“当然啦!”

 

我们中国人的文化,重视所谓的严加管教。

 

就说抱抱这件事吧。孩子小的时候,总愿意让大人抱。孩子像个肉墩子,好不容易放下了,走几步,就又伸出俩小手,说妈妈抱抱。我想很多父母那时候和我一样,内心是崩溃的:不是刚抱过么?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特别好的应对的方法 — 每次都答应。

 

妈妈,能抱抱我吗?哇!当然啦!妈妈最愿意抱你啦,你是妈妈最爱的小宝贝!

 

但也不是一味的“顺应”,是有技巧的。“但是妈妈稍微有点累,你说抱几下呢?”孩子一般情况都会很快说个数字。她说“ 10 ”,你说“ 15 吧!我想多抱一会呢!”他们会经常坚持 10 。

 

大家可能看出来了,你的表达就是要让孩子知道你特别爱她。她知道了,抱的时间长短反而不一定是他们要的。

 

还有个升级版。有时候她不提,你自己说,我可以亲亲你吗?可以抱抱你吗?甚至追着她,我好想抱抱这个小可爱啊。孩子一般会被你追着跑。这样,这件事就从“又让我抱”的抱怨和疲惫,变成了特别幸福的互动。

 

当孩子闹情绪哭的时候,有时候你需要做的就是一件事 — 抱着他们让他们哭。不要着急讲道理,他们情绪放松了,能说的自然会说的。

其实这些的根本,都是让孩子知道你无条件的爱他,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我也会生气,但是我会一直给孩子说,妈妈不管怎样都爱你。有一次我嫌他们刷牙太慢,刚要发火。妹妹说,妈妈,你现在也爱我!你过一会生气了也爱我!我完败。

 

我想在做父母这件事上,有几个境界。

第一层,你是孩子,我是大人;

第二层,咱俩平级;

第三层,你是大人,我是孩子。

我送老三去幼儿园,会跟她说:我一会要去我上班的幼儿园了,我想你怎么办?我可以在你这里和你一起上幼儿园吗?她会觉得好可笑,推着我走。我就学着小宝宝的样子,那你快亲亲我,快抱抱我,再亲一个,再抱一个。直到她催你走,这时候她觉得自己好成熟好强大。

 

我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你对孩子这么好,但是这个社会对孩子不是这样的,这样的孩子以后会不适应的。对一土教育,也经常有这样的质疑,你们这么尊重孩子,真实社会不是这样的,孩子以后会不适应社会的!

我觉得这是最大的笑话。

 

让孩子能够应对不友好的,恰恰是孩子接受的无条件的爱和对自己的自信。

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我们认为真实社会会拿刀片割孩子的皮肤,你有两种“准备”适应的方法。一是每天在家里自己先用刀子割孩子的皮肤,另一个是让孩子健康成长,身体好,有好恢复能力。

你觉得哪个方法更有效?我想没有人会选择第一个吧。为什么到了看不见的“刀子”,就想不明白了呢? 早期安全感和爱是很重要的。自我认同的缺失,只能让应对挑战更为困难。反而是得到了充分支持的孩子,不仅能更好的面对逆境,还会有信心和能力改变这样的环境。还有最重要的,我们教育孩子,不是为了适应社会,是为了让这个社会变的更好,不是吗。如果只是为了适应社会,这人生有什么意思?!

三、不要凹造型 

 

我记得第一次带孩子们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看了很多公号长草,了解了各种高大上的攻略,精心准备这一次难得的艺术之旅。但进博物馆后,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孩子会对墙上的钉子和地上的格子感兴趣,当然还会对瞎胡闹感兴趣。

▲ 孩子们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地上。

在我各种汗颜时,发现并不是只有我一家娃这样。有一个美国孩子干脆躺在地上,看天花板。这时候她妈妈做了一件事,她蹲在孩子旁边,也看着天花板说:哇,你看到了什么啊,这么有趣?能给妈妈讲讲吗?这个小姑娘就开始念念叨叨地讲,妈妈一直在点头和赞赏。那个画面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放下评判,从孩子的角度看世界。孩子喜欢地上的格子,就玩一会格子。没什么大不了。

 

我们把太多东西,赋予了很多只有成人在乎的意义,自己凹造型,也要逼着孩子凹造型。评判心很重,搞得自己累,孩子也累。

 

这并不是说我们不应该在艺术博物馆让孩子享受艺术,而是在孩子眼里,艺术不一定只是墙上挂的画。当我们放下评判心和心理的界限,跟随他们的视角看世界,会发现其实非常有意思,也会和他们一样乐在其中。

 

有一次我们去郊区一个农庄玩,目的是让孩子们可以在外面撒开了跑跑。老二老三愿意跑。但是老大蹲在一个地方玩土玩了一两个小时。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和很多家长一样,家门口就可以看土,咱们开了这么远,到一个能跑的地方,为啥不跑?好在我忍住了没说,后来我后来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在给蚂蚁修赛道,修城市,还在做实验看看吐沫能不能淹死蚂蚁。好丰富呢!

这些“玩”的方式,也可以迁移到语数外等课程辅导上,共通点就是给孩子安全感和空间,这样孩子才会有创造力、好奇心、自驱力。我们如果让他们只按照“套路”学习和做题,就把上面这些给灭了。

 

所以给家长的建议就是,放下评判心,放下思维里的分割。不要凹造型,尝试从孩子的视角看世界。如果暂时做不到,还有一个简单易行的法宝 — 忍一忍。当自己有冲动说的孩子时候,忍 1 分钟,在这一分钟里默念 N 遍,孩子视角,孩子视角。一分钟忍过了,一般就可以转换视角了。

 

四、给孩子几个“抓手”

孩子长大的过程中,的确要讲道理,但是一旦开始讲道理,你就会发现道理越来越多,太多了孩子就会觉得很迷茫。

所以需要给孩子简单的原则作为抓手,我们家常用的是这几个:

第一,什么是长大了?能照顾自己就是长大了。你如果 6 岁能做到,6 岁就长大了。如果你 30 岁做不到,30 岁也没长大。

第二,如果你不希望别人这样对待你,就也不要这样对待别人。

第三,公共场所,你去的时候什么样,走的时候恢复成什么样。

第四,什么是自己的?自己学会了东西,理解了的东西才是自己的。

第五,想当老大?总做到先人后己才有可能当老大。

这几个孩子们基本都听得懂。对于 3-9 的孩子,这些大原则够用了。

五、无处不教育

我们总有一个误区,觉得只是学校、上兴趣班才是教育,好像只有给孩子报班,才对得起孩子。其实哪里不是教育呢?

给大家举几个例子,我们家有一个干家务活的排班表。虽然不是每天能做到,但是每个孩子都知道,需要做家务。

 

▲ 我们家的排班表。

而且家务不是不得不做,而是生活的艺术。我们家阿姨非常能干,那一天我们一起看了叠内裤和衣服的视频和孩子洗碗的视频,后来大家就一起实践,现在小娃们内裤都叠得专业水平。

 

▲ 孩子们在叠衣服。

根据我自己的经验,做饭特别锻炼综合能力。周末让孩子一起做一顿饭,其实是特别棒的教育项目。

▲ 正在切韭菜的孩子。

我的孩子们也上一些课外课,我也觉得心累。有一次国际象棋课,俩小子上课打架,课也没上成。后来我想想,问他们,你们真的想上这个课吗?如果不想上,我们就不上,如果上,妈妈是要花钱的,这样是不可接受的。他们说想上的。我说好吧,那每个人给我写一个申请,说你们要上,会做哪些保证。明晚 8 点前我截止收申请。在那之前收到的,我会考虑下。

 

结果他们真的写了申请,很紧张地等结果。其实我是想把这件事从我想让他们学,到他们自己考虑是不是要学。到目前为止,效果还不错。

我们有一个积分体系。这个很多家庭都有。这些也经过了一次次改进,因为我们不希望用分来作为虚假的约束。具体方法就是一起讨论了加分和减分的标准。每次加分,都有一个小仪式。孩子们也很喜欢。

六、做得好不好?孩子说了算

我们对孩子做了一些事、说了一些话,往往很心虚。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好方法 — 让孩子告诉你。

 

我会定期问反馈:你觉得妈妈哪里做的不够好?比方说孩子会告诉我,每天晚上上床前,让我们刷牙洗脸的时候你都爱生气(是啊,晚上9点半还满地跑,能不急吗?!)而且他们还会提方案。我说你们觉得我该怎么改进呢?他们提的是,你可以在要生气的时候,给我们一个预警。我暗笑,好贴心啊。我说咱们预警用个什么暗号呢?他们说,你就说,我快变红了,火山要爆发了!

 

好,所以我后来就按这个实施。果真效果不错,哈哈!

后来还收到了正反馈,说妈妈你这段时间表现不错。

(一土是这样教孩子的:用颜色认知情绪,可以给热反馈和冷反馈,热反馈就是你哪里做得好。冷反馈,就是哪里可以做得更好。)

七、让我选一个?我就选你!

我记得在电影 Road Trip 里看到,妈妈对三岁的孩子说,如果把世界上所有三岁的小男孩排一排,让我选一个,我就选你!

我觉得好感人!所以也跟他们这么说: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 9 岁小男孩排一排,让我选一个,我就选你!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 7 岁小男孩排一排,让我选一个,我就选你!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 5 岁的小女孩排一排,让我选一个,我就选你!

我开始给孩子说这个的时候,是几年以前了。记得有一天老二突然给我说,妈妈,如果把世界上所有 38 岁的妈妈放一排,让我选一个,我就选你!

 

那一刻,我毫无准备,泪湿了眼眶。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努力成长。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他们都值得有更好的父母。

 

最最后,其实永远是新的

上面写了,我经常让儿子给些反馈。有天我又犯了个什么低级错误,老大毫不留情地对着我说,哎 ,你都当了 9 年妈妈了,怎么还这么差呢?!我耷拉着头,一方面不得不认同,一方面想着怎么反击。终于想了一句:可是我头一次当 9 岁男孩的妈妈啊!是不是完美反击!

看起来好像我这个妈当得也挺“得心应手”,但远远不是一天“炼成”的。创立一土的三年,和自己当家长的“20年”,我其实得益于能接触到教育界非常前沿的实践者。也越来越体会到,太多的时候,孩子的问题大多源于父母的认识,我们的认知,是孩子真正的天花板。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五月 31, 2019 in Uncategorized

 

2019-5-8

feel down.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五月 8, 2019 in Uncategorized

 

2019-4-8

是個大力士。肚子要被撐爆了。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8, 2019 in Uncategorized

 

2019-2-18

被自己的愚蠢惊呆了。

我不太相信孕傻的说法,但是确实最近无论是思维反应、精神集中、记忆都出现了些问题。

白天好困,又不能喝咖啡。

看我都不能写出整段有逻辑的话了。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二月 18, 2019 in Uncategorized

 

马云是个段子手

马云觉得其实500强企业中很少有做的开心,盈利状况很好的,相反很多小企业主不仅能够开开心心赚钱,还能有时间陪家人游走世界,“这才叫生活啊”!

其实站在企业家的角度来看,大有的时候未必全是好处,必然有弊端,确实很多中小企业不用上市,不用考虑那么多的额外上市带来的合规成本,公司有一定的盈利能力,所有的决策都可以自己掌握控制。金钱、时间都在刚刚好的水平,确实过的逍遥自在。而反观一些上市公司,涉及到公众股东利益,不得不花大量人力物力满足合规要求,而且一旦上市,外界股东会期待每年的盈利回报,公司不得不每年为业绩奔忙,一旦出现下跌趋势,造成外界做空,公司就会陷入资金紧张甚至断裂,上市的风险和压力都是非常大的。马云的话其实并没错,但是为什么从他口中说出来,就会引发大家的吐槽?是不是因为在他拥有了目前的金钱地位,且这一些又是很多人渴望却无法达到的时候,他对金钱地位的“嫌弃”,其实也是对很多追求金钱地位人群的“嘲讽”,言下之意,我有能力拥有了这些,但是我不屑于拥有它们,有没有很耳熟,像不像小时候读书时候班里轻松考第一的学霸们不屑于听课看书复习却轻松夺魁,但学渣们拼死拼活也挤不进前三?这是给双方画下了差距,Nonono太天真,我们之间的差距不是努力就可以弥补的,我是在高维嫌弃你们这些低维人,哈哈。其实也许马云未必是想表达这层意思,他可能真的只是羡慕那些有一定盈利能力,在niche market做的很不错的中小企们,不想狂妄,想自谦一下?但是传达出来(不知是否是媒体断章取义)让人接收到后,会有一些不太舒服。

而另一则近期东兴饭局上的热点话题,马云未被邀请饭局,他的回应是,请了我也没时间。也是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和吐槽。虽然他可能真的是没有时间,但是这种情况下,不回复或者换个更讨巧的回复方式也许更好。

不过通过这些事情,本来对马云无感的现在感觉他也挺耿直的,哈哈。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二月 7, 2017 in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