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9

2019年8月7日

给我的孩子 作者:海桑

没想到你竟如此的小

简直是一条软体的虫子

当我伸出偌大的双手

却不知如何抱你

你第一次见我,

就面似老人,就满脸皱纹,

你究竟走了多长的时间多少的路

才从生命的源头

跌进我的手中

你冷不丁发出一个声音

把自己轻轻吓了一跳

你原本想笑来着

没有笑好,却哭了

全乱套了

吃饭和睡觉

白天和黑夜

生活得重新安排

现在几点了

满月了

给你剃个光头

留下第一缕头发

用一根红线系好

放进你的相册

等哪一天你也老了

还能看看它

你走姥姥家去了

你妈妈抱着你走姥姥家去了

你可真狠心

你一走就走了

一二三四五六天

我跟你说吧

我是忍着才没有去看你

并且告诉自己

每天只想你一次

你知道吗,我的孩子

不管你哪一天回来

那一天就是我的节日

就跟谈恋爱时一样

我又开始说些可笑的话

比如说大高楼很高

比如说大苹果很大

上一回是你妈妈笑了

这一回是我笑了

你只是瞪着两只大眼

仿佛看我

你叽里咕噜的言语

都是生命的密码吧

你对我说了那么多

我一听,傻了

我三十岁了,你三个月了

我抱着你,你也抱着我

身后那个偷偷爬上来的孩子

是叫个月亮吧

我仿佛也是第一次看见它

把整齐的都弄乱了

把站着的都打翻了

把干净的都玩脏了

你便快乐地笑了

你病了,等于是天塌了

我们都成了没主意的人

我们对医生微笑

我们对护士微笑

我们不停地点头

恨自己和他们攀不上亲戚

跌倒了

你趴在地上不起来

左瞧右瞧,你看见了我

于是,你哭了

跌倒了

你趴在地上不起来

左瞧右瞧,你没有看见我

于是,你自己爬起来

突然间有个想法

想自己一夜间变老

这样就能看见

你长大后的样子了

你不是我的希望,不是的

你是你自己的希望

我那些没能实现的梦想还是我的

与你无关,就让它们与你无关吧

你何妨做一个全新的梦

那梦里,不必有我

我是一件正在老去的事物

却仍不准备献给你我的一生

这是我的固执

然而我爱你,我的孩子

我爱你,仅此而已

你不是我的财富,不是的

如果你一定是财富

那你是时间的财富,是未来的财富

你如此宝贵,我怎能占为己有

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承认

其实在生命的意义上我们都是奇迹

就像未来不会比现在更重要

你我也只能是对方人生的某个部分

然而我爱你,我的孩子

我爱你,仅此而已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7, 2019 in Uncategorized

 

2019年7月16日 早上7:41

2019年7月16日 早上7:41 小宝降生了。
前一天早上一起床上厕所,发现开始流血了,去医院检查,宫口开了小小的半指,由于宝宝脐带绕颈2周,医生建议可以住院了。
一整天在医院肚子都没有反应,医生说这宝宝可能这一两天,也可能一两星期才会下来。
晚上吃过晚饭,爸妈在医院里陪着我聊天,顺便等光下班来医院。
光9点多来了之后,我们去找医生,给嘱咐了几句,回到病房,就开始隐隐觉得肚子有点阵痛了。
爸妈大概是10点多回家休息,我的肚子一阵一阵疼的越发疼了。
10点半去了下洗手间,突然发现流下的液体止也止不住,我想,应该是羊水破了,突然有点慌张,去隔壁的医务室检查,果然如此。
我以为要进产房了,结果医生淡定的让我回房间躺着。
我感觉到下面仍然不时的流出液体,很害怕流干了宝宝缺氧怎么办。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阵痛一波又一波,越来越疼,我握紧病床的栏杆,每次疼痛感觉持续1、2分钟,没消停一会,下一次疼痛又席卷而来。
我是要打无痛的,也知道打无痛之前需要熬到开3指。曾经想象过阵痛会有多痛,但是天真的我想所有的女人都经历下来了,应该是能忍受的痛。然而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一次次突破了我的想象,有那么几瞬间,我觉得我快熬不下来了,好在,开到2指多的时候,身体已经疼到开始全身发麻了。
终于,凌晨2点,医生说可以打无痛了,这是我这一晚听到的最好的消息,我被轮椅推进了待产房,等麻醉师的那十几分钟,格外的难熬。
曾经看过知乎上说,打无痛的时候,会感觉麻药经过的地方,整个身体都轻松了。然而,我对无痛太过乐观。麻药打下去,我竟一点缓解也没有,等过了5分钟,才开始慢慢觉得有了药效。
但是轻松的时刻只有短短的半小时,半小时之后,阵痛又开始向我袭来,痛感跟打药之前无异,又煎熬了1个小时,等来了下一针,然而,对于越来越强烈的阵痛,无痛针仿佛只是隔靴搔痒,边上的胎监仪时不时的发出警报,说明宝宝心跳过快,躺在一旁的我越发的紧张了。
我不知道这一晚我是怎么熬过来了,6指之后就开的很快,到了早上6点多,已经开了9指,医生说可以进产房了。
我吃了点曲奇喝了点牛奶,下了床,颤颤悠悠地往产房走去,一晚上的疼痛已经消耗了我的大部分力气。
快结束了,我告诉自己。
在产房里生产的过程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只觉得光一直在一旁抚摸着我的手,这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我一遍遍的按助产士的要求用力、用力。
生产我是做好心理准备的,因为宝宝脐带绕颈2周,很有可能经历了这么多痛苦之后,如果最后有险情,我还是需要去剖腹,可能会经历两次痛苦,但是还是想一搏。
我知道生产过程不能太久,否则宝宝在出来的时候,可能会被牵扯缺氧甚至窒息。
最后关头,医生和助产士的语气开始有些焦急,我知道,宝宝可能快出来但被脐带牵扯着了。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我的眼前已经开始有点发黑,然后冒星星,用力用力。终于,我感受到了一泻而下的热量,然后过了几秒钟,听到了宝宝的哭声。
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2019年7月16日早上7:41,我的小宝贝出生了。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7, 2019 in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