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1

6月10日 走好

逸夫婆婆走了,初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是千百万个不相信,不断的怀疑,这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逸夫婆婆吗?

本来以为她与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甚至婆婆走了,我都不知道她的姓名,只听说,她丈夫以前是学校的教授,自从他丈夫去世之后,她就一个人留在了学校,精神有些恍惚的过了几十年。

大家并没有太多在意她的出现与存在,其实大家是早已习惯了她的身影,进来中大就听说学校有个逸夫婆婆,隔三差五就能在学校里碰到她,每次普通话桌英语桌也常常能看到她的身影……她的普通话不带一点港台腔,她的英文纯正地道,她讲话带着满满的自信和一点倔强,她的英文名叫May,名如其人,她有着梅一样的性格。

都说逸夫婆婆是一个传奇,却没有认真去探寻过,她的这一生究竟是如何一路走来的。真是惭愧,直到她去世,我才真的试着去了解,这样一个倔强又孤独的灵魂。

她很少讲起她的过去,也许是,在这样一个物是人非的学校,已经没有人愿意去倾听,没有人能真的理解,她那个时代的故事,她生命中的插曲。她总是那么理所当然地以一些小事去“麻烦”周围的学生,问个时间,借个电话,带个路……很多同学对她敬而远之,然而,当有一天,这样一个“麻烦”人突然不再出现,不再麻烦周围人的时候,心里好像空了一块……

也许是太过习惯有她出现的学校,以至于她的走对我们来说太过的突然,其实就在几个星期前,我们还半开玩笑的讨论,逸夫婆婆有多大年纪了,说不定哪一天就突然走了。。。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成了真。

都说她的走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在这样一个孤单的校园,没有亲人的陪伴,没有朋友的倾听,每天独来独往,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报纸,一个人发呆……

现在的她应该已经在天堂与丈夫团聚了,愿她一切安好,不再孤单,幸福的走下去。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10, 2011 in Uncategorized

 

6月10日

當態度很溫和的打給某公司的時候,reception冷冰冰的查問了我半天,你是誰,幹什麼的,找誰誰,有什麼事情。。。
當理直氣壯甚至有些傲慢的打給某公司的時候,接待員非常客氣且立馬給我接線過去了。。為什麼人會這樣矛盾呢?這不是逼我無禮麼。。。
在學校的時候人跟人之間還是相對平等的,但進了社會就完全轉變了。
越是目中無人,越給人感覺權力大,人們(普通人)就越尊重你,甚至會低聲下氣;相反越是彬彬有禮,越不招人待見,人們(普通人)就越把你當成nobody。人就是這樣自賤。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10, 2011 in Uncategorized

 

6月9日 工作三星期

每当觉得沮丧的时候,就想扑倒在别人怀里大哭一场。。。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9, 2011 in Uncategorized